勒馬聽風

——
我是一只擅长自娱自乐爱吃黄色废料的垃圾桶

分开以后吴磊养了只柴犬。

是朋友送给他的,送来时才两个月,还是只小狗崽。吴磊好喜欢,抱着它看了又看,忍不住的是叹口气,想起了刘昊然。

好早以前他们就商量,有了空闲后养一只柴犬和一只兔子,分别就是他们两个。刘昊然还说,要给他们包办婚姻,让他们相爱。吴磊笑到肚子疼,说,他俩有生物隔离呢,爱个屁。


我磊

余淮在图书楼顶楼捡到了一只鬼,然后鬼是黎簇,生前和余淮是竹马竹马,是恋人。但是死了以后黎簇的所有记忆都被抹掉了,只是凭着感觉觉得喜欢余淮。余淮和其他人记忆里的黎簇也消失了,但是余淮隐约记得小时候和谁牵着手一起走了无数遍家门口的那条路去上学,记得不知道是谁在某天夜里悄悄亲吻他然后他被惊醒,与偷亲的人在黑暗里对视,记得不知道和谁拥抱在除夕夜,倒数三二一后在欢呼声中也肆无忌惮地说我爱你。

黎簇是以执念的形式存在于世间的,一项项心愿是让他转世关键。每每完成一项心愿黎簇都会变得更加像人。于是余淮陪他逃了课,陪他去天台晒太阳,陪他去郊外骑单车,陪他吃昂贵的甜品,陪他去游乐园。摩天轮达到顶点的时候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余淮忍不住凑近黎簇轻轻地吻了他,黎簇也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分离后,黎簇发现一切记忆都归还于他的脑子里,余淮也是,那些和他有关系的人也是突然头疼,然后记忆被归还。

黎簇的最后一张心愿是想坐着乡下的火车回老家看看。他们去山间玩儿了一天,坐上车后精疲力尽。景色掠过,黎簇突然有些不舒服,于是倚靠在余淮身上。他们两个搂着对方,接吻。

没想到黎簇的最后一个愿望其实是和余淮玩一整天,告诉他自己心意。完成了以后余淮只能无力地看着黎簇一点点消失在他怀里。


霍震霄给陈乐云发的第一条短信。

“陈乐云,你是小猫咪吗。”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陈乐云挪挪屁股,挨得余淮更近些。他侧着头,讲话时呼吸尽数喷到余淮的脖子上。一时间余淮头脑发热,张着嘴巴,呆呆傻傻地发出一个单音节:“啊?”

陈乐云怕他不信似的,摸索着抓住余淮的手:“你是我的…光。”


想写那种被玩坏的🍐……

低-俗-性-感。


“他们都说…”霍震霄摸着紧紧裹住黎簇脖颈的项圈,“说你这是时尚。”

他食指探进穿牵引绳用的小洞,猛地向前一扯,将黎簇扯近自己。他们都呼吸急促,热气喷到对方的脸庞上,眼神都凶狠,互不相让。

“只有我知道,你是我的家养犬。”


18+


霍震霄×陈乐云


很短

吴磊:然。么么。

刘昊然:磊。么么哒。

小瞎子最敏感。

嗅着了熟悉的气息,男人碰一下腰,他就回手抱住了。

霍震霄逗猫儿似的拨弄他发梢,憋着一腔坏心眼儿:想我了?

他没指望面皮薄的陈乐云说的多好听。

小瞎子纤瘦的两条手臂环住他的腰,抬起头来,虽然看不见,但他的眼睛还是望着霍震霄。

他低低地说:想极了…天天都在想你。

霍震霄指腹揉上他脸颊软肉,两指一捏让他嘟起嘴来。陈乐云皱眉,不满意地问:捉甚么…

霍震霄低头便吻住了他。

小瞎子没说出的话全憋了回去,欲要张牙舞爪好好反抗的心也在这个吻下压抑住了。他乖顺地攀住男人的脖子,略略踮脚,舌尖试探一样舔上了霍震霄的唇。